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复旦大学中古中国研究前沿讲座

主办:复旦大学历史学系


复旦大学中古中国研究前沿讲座之一

隋唐长安与国际关系的变迁:从大中国的都城到小中国的都城

讲演者:妹尾达彦 日本中央大学文学部教授

时间:11月4日(星期四)下午15:00-17:00

地点: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1901报告厅

主持:孙英刚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副研究员


   妹尾达彦,大阪大学文学研究科博士,现任日本中央大学文学部教授。20世纪80年代,曾在陕西师范大学留学,为1997—99年间中日历史地理合作研究项目“中国黄土高原的都城与生态环境变迁”日方负责人。主要著作有《岩波世界史座》之九《中华の分裂と再生》(岩波书店,1999年)、《アジア史にぉける制度と社会》(刀水书房,1996年)、《长安の都市计画》(讲谈社,2001年)等,长期致力于隋唐长安的研究,成果丰富。


   关于隋唐王朝的研究,21世纪步入了新的阶段。由于近年公开出版的数千方墓志的解读;粟特人等非汉人墓葬的相继发掘;北宋天圣令等新史料的发现;现存各种文献的精读;实地调查及各领域间的共同研究以及仪礼史、环境史及性别史等新研究领域的开拓,逐渐使隋唐王朝呈现出了新的历史面貌。


   近年的研究认为,唐朝是一个建立于多样文化与多元权力统治之上并富有流动性的王朝。其特色的一部分,就是到7世纪前半叶,唐统一了农业地域与游牧地域这两种不同的生态环境,从而成为了中国史上的第一个大帝国。以安史之乱前后为分界线,游牧地域与农业地域再次分裂,随着唐的统治空间几乎只缩小至农业地域,唐前期的复合的多文化状况被唐后期的以农业地域为主的行政集权化而形成的思想文化内向化所代替。可是,这些研究仍存在着一些问题。本演讲旨在分析7-9世纪国际关系的变化与隋唐长安城市文化变迁的关系,将论述以下问题:7世纪创造了隋唐长安的欧亚大陆的变动;汉唐之差别及其原因;统一农业地域与游牧地域之大帝国诞生的意义;唐的农牧交界地带的丧失与其影响;8世纪的长安如何由大中国之都向小中国之都转变;入唐求法僧圆仁所见9世纪的长安。



复旦大学中古中国研究前沿讲座之二

关于开元四年的庙制改革与则天武后的评价

讲演者:金子修一 日本国学院大学文学部教授

时间:11月5日(星期五)上午9:00-11:00

地点: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001报告厅

主持:朱溢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副研究员


   金子修一,日本国学院大学文学部教授,主要从事汉唐间皇帝祭祀和东亚世界的研究。著有《古代中国と皇帝祭祀》(2001)、《隋唐の国际秩序と东アジア》(2001)、《中国古代皇帝祭祀の研究》(2006)等,合编《王权のコスモロジー》(1998)。


   武则天是唐代历史无法绕开的人物,在她去世后的一千多年里,对她既有客观冷静的分析,也有激烈的伦理价值判断。金子修一先生近年来关注唐代的诏敕如何评价武则天,对武则天的评价如何受到唐代政局的影响。此次演讲从开元四年武则天在太庙中的神主题名由“天后圣帝武氏”改为“则天皇后武氏”切入,讨论从中宗朝开始朝廷如何评价唐周革命、如何评价武后的历史地位。这为皇帝祭祀的研究如何与政治动向的讨论相结合提供了例证。


复旦大学中古中国研究前沿讲座之三

神示与戒律――天师道的政教合一观念小考

讲演者:祁泰履(Terry Kleeman)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学系教授

时间:11月5日(星期五)下午15:00-17:00

地点: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001报告厅

主持:余欣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


   祁泰履,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学系教授,主要从事中古道教与民间宗教研究。著有A God’s Own Tale(SUNY Press, 1994), Great Perfection: Religion and Ethnicity in a Chinese Millennial Kingdom (Hawaii, 1998)等。


   道教是中国固有的高等宗教,也是中国组织宗教的滥觞。其所建立于汉中的千年王国融合信仰与行政理论为一体的核心思想,为传统国教以外政教合一的最早例证。在汉中的二十五年中,宗教成员完全取代中央政府的代表,即所谓 “不置长吏,以祭酒为治”。在此类宗教王国中,为政者如何建立其权威?宗教意念如何运用于施政?来自神降的启示在治理民众时占何地位?其影响力为何?本演讲将透过探讨三个小课题来思考汉中王国的政治形态与理念。



复旦大学中古中国研究前沿讲座之四

从和田出土《兰亭》摹本看中国文化在西域的流传

讲演者:荣新江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

时间:11月5日(星期五)19:00-21:00

地点: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001报告厅

主持:陈尚君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荣新江,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隋唐史、敦煌学、中西交通史,著有《于阗史丛考》(合著)、《归义军史研究》、《海外敦煌吐鲁番文献知见录》、《英国图书馆藏敦煌非佛教文献残卷目录》、《敦博本禅籍录校》(合著)、《中古中国与外来文明》、《敦煌学新论》、《中国中古史研究十论》、《隋唐长安:性别、记忆及其他》等,主编《唐研究》学术年刊。


   荣新江教授曾从官制、行政、文书制度、度量衡制、汉化佛教等方面来讨论中原文化对于阗的影响,也根据当地出土的《尚书孔氏传》、《刘子新论》的抄本,探讨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染。现在,我们又有幸发现三件唐朝西域于阗地区的《兰亭》摹本,因为《兰亭》是以书法为载体的中国文化最最根本的范本,是任何一部中国文化史都不能不提的杰作,它在于阗地区的传抄,是中国传统文化西渐到西域地区的最好印证。

从中国书法史的角度来看,唐代西域不仅有不经意而留下来的书法材料,即西域地区出土的大量官私文书,能够揭示唐朝民间书法的传统,补充中国书法研究的缺环;而且还有像《兰亭》这样作为书法本身而留存下来的遗篇,值得在中国书法史上大书一笔。中国书法的西域篇章,是值得关注的课题。



复旦大学中古中国研究前沿讲座之五

六道轮回图与佛教寺庙

讲演者:太史文(Stephen Teiser)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宗教学系讲座教授

时间:11月9日(星期二)下午15:00-17:00

地点: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001报告厅

主持:葛兆光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院长、历史系教授


   太史文,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宗教学系铃木大拙佛学研究讲座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佛教与中国民间宗教。著有The Ghost Festival in Medieval China (1988), “The Scripture on the Ten Kings” and the Making of Purgatory in Medieval Chinese Buddhism (1994), Reinventing the Wheel: Paintings of Rebirth in Medieval Buddhist Temples (2006)等。


   演讲将围绕以下课题展开:六道轮回图的含意是什么? 为甚么在中国少有出现? 文字研究和图像研究的关系和前景如何?



复旦大学中古中国研究前沿讲座之六

于阗:基于新旧考古资料的重构

(Khotan: Reconnecting Old and New Archaeological Evidence)

讲演者:Erika Forte博士

奥地利维也纳大学艺术史研究所(Institut für Kunstgeschichte der Universität Wien)研究人员

时间:11月10日(星期三)下午15:00-17:00

地点: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001报告厅

主持:余欣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


   Erika Forte博士,意大利热那亚大学(Università degli Studi di Genova)印度与东亚艺术博士,现为奥地利维也纳大学艺术史研究所研究人员。研究领域为中国与中亚佛教艺术与考古。主要论著有“The excavations at the Fengxiansi site in Longmen, China”, Giovanni Verardi and Silvio Vita (eds.), Buddhist Asia 1. Papers from the First Conference of Buddhist Studies Held in Naples in May 2001, Italian School of East Asian Studies, Kyoto, 2003, pp. 124-144; “The finds from trial-trench A — Other finds”, D. Verardi and Liu Jinglong (eds.), Report on the 1997 Excavations at Weiwan. Annali dell’Istituto Universitario Orientale di Napoli (AIUON), vol. 58 (3/4), 1998: 445-452.


   Abstract:Until recently the studies on Khotanese Buddhist art and archaeology have benefited mostly from the materials and the documentation gathered by archaeological explorations made in the time between the end of the 19th and the beginning of the 20th century. In the last two decades systematic archaeological research has again started: especially interestingare the works done in the northern and northeastern area of the oasis, namely in Dandān-oiliq and Domoko.The recent discoveries open new possibilities for research on artistic production from Khotan, and on cultural interrelations as reflected by the Buddhist art, in particular one that predates the period of the Islamization of the area.


版权所有©2011复旦大学历史学系